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李先生
  • 电话:0755-85293010-8006
  • 手机:1363265489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正文
韩国举国为卢武铉之死悲痛 民间酝酿大规模示威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19  浏览次数:

  卢武铉的自杀令韩国政坛高度紧张,很多人担心一场针对现政府的大规模烛光示威运动正在酝酿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詹德斌发自首尔 “给太多的人添了麻烦。因为我的原因,好些人受到了太大的痛苦。

  今后还会有数不清的痛苦。我的余生,只会成为别人的负担。身体不好,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看不了书,也写不了字。不要太悲伤,生与死,难道不都是自然的一部分吗?不要觉得抱歉。也不要埋怨任何人。这都是命。火葬吧。就在家门口留一小小的石碑吧。这是我很久以来的想法。”

  众多韩国国民看到这份遗书后泪流满面。5月23日清晨,因涉嫌受贿遭受调查的前总统卢武铉留下这一纸简短的遗书后,悄悄爬上家乡府邸的后山跳崖自杀。

  自杀消息一传出,韩国举国震惊。尽管有极少数人对此冷淡,抑或冷嘲热讽,但绝大部分韩国人对前总统自杀表现出了极大的同情和悲愤。卢武铉之死有可能演化成韩国的新一轮政治风暴。

  5月23日清晨5点45分左右,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像往常一样在一名警卫的陪同下离开家门,到府邸后方的烽火山上散步。爬到一块名叫“猫头鹰岩”的岩石上后,卢武铉在此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指着山下的行人说,“那边有行人在走动”。卢武铉的律师、前秘书长文在寅称,卢武铉随后突然从岩石上跳了下去。此时大约是早上6点45分左右。

  庆尚南道警察厅调查称,猫头鹰岩高约30米,同卢武铉府邸的直线米左右。实际上,烽火山就在卢武铉府邸的后院门口,站在烽火山上可以将卢武铉的府邸和府邸所在的峰河村尽收眼底。在卢武铉接受检方调查而闭门不出期间,很多媒体就是站在烽火山的顶上架设摄像机“监视”卢武铉一家的一举一动。这曾引发卢武铉的强烈不满。

  卢武铉跳崖之后,随行的警卫随即用警卫车将其送往临近的金海世英医院(音)。卢武铉送达医院时是早上7点左右,当时他的手和头部都在出血,并失去知觉。据医生检查,卢武铉头顶部有约11公分的裂伤,头盖骨骨折、肋骨骨折、胸部充血。世英医院紧急对卢武铉实施心肺复苏术,但是没有出现好转的迹象。

  7点35分左右,金海世英医院用急救车将卢武铉紧急移送至釜山大学医院。8点13分左右抵达釜山大学医院时,带着氧气呼吸面罩的卢武铉已经停止了生理呼吸。尽管院方也使用了心肺复苏术,但是未能成功。9点30分,卢武铉死亡。其妻子权良淑在赶至医院看到遗体时,当即昏倒。

  前总统卢武铉的死讯迅速传开,韩国国民大为震惊,同时也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韩国各大门户网站均在首页开设了吊唁卢武铉的专栏,网民们在下面留下了几十万条哀悼、称赞、怀念和指责现政府、检方与媒体的帖子。

  笔者在韩国最大的门户网站NAVER的悼念网页上看到的最新一条留言写道:“深感惭愧!一国之总统就这样独自一人离开了人世。深感抱歉!为我们奉献了这么多,但是我们却不知道他的恩惠,直到现在……。请在天堂中安心休息吧。您永远是我们的总统!”

  卢武铉坠入山谷身亡的消息一传开,峰河村的村民们感到难以置信。当天上午准备插秧的村民们停下手中的活儿,三三两两地来到了村广场,确认消息是否属实。村民们愤怒地说:“卢武铉是被现政府所迫害而寻短见的”,也是“因为媒体而去世的,应该让前总统安静、幸福地生活。”

  卢武铉去世的消息得到确认后,韩国全国各地设立了灵堂,市民纷纷前往追悼。卢武铉政治摇篮的在所有地方党部设立了灵堂,韩国最大的佛教宗派漕溪宗在全国25个寺庙开设灵堂,一些市民团体则自发在人群集中的场所设立了灵堂。在首尔德寿宫大汉门前设置的灵堂前,数万名市民流着眼泪前来献花和烧香,为故人祈福。

  23日下午6点半,卢武铉的灵柩在数千名支持者的痛哭声中,徐徐运抵峰河村并临时安置在村会馆里。卢武铉政府时期的总理韩明淑、前保健部部长柳时敏等亲信,乘坐医院提供的两台大巴和30多台轿车跟在灵柩车后边,而卢武铉的儿子卢建昊坐在灵柩车副驾驶的位置。

  灵柩车抵达峰河村后,8名卢武铉政府时期的高级官员洒泪将棺材抬向设置临时灵堂的村民会馆。卢武铉的儿子卢建昊和女儿卢定妍夫妇跟在后面痛不欲生。村民们、临近工厂的工人们和卢武铉的支持者们看到卢武铉的棺材后个个忍不住泪流满面,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拥向峰河村彻夜吊唁。

  随着卢武铉的自杀,受贿案件调查也随之终结。据了解,卢武铉2008年2月卸去总统职务,同年12月,韩国制鞋企业泰光实业公司老板朴渊次因涉嫌逃税和行贿被捕,随后拖带出多名韩国高官涉嫌受贿案,卢武铉涉嫌其中。上月初,卢武铉承认他的妻子权良淑2007年收受朴渊次100万美元,卢武铉的侄女婿延哲浩也承认从朴渊次处收受500万美元。

  尽管卢武铉涉嫌受贿的消息,让韩国国民深感失望,但他的自杀和遗书的公开,诱发了韩国国民的极大同情。同情者将导致故人离去的主谋指向了高强度调查卢武铉受贿案的检方,以及检方背后的现政府和执政的大国家党等保守势力。

  对于卢武铉的去世,李明博总统、大国家党和自由先进党等均表达了“沉痛”心情,但是韩国国民并不相信这是真心实意。现任总理韩升洙在卢武铉支持者的强烈阻止下未能进入峰河村吊唁,而自由先进党总裁乘坐的大巴遭到了卢武铉支持者的鸡蛋袭击,连车也没下就回头了。李明博送到峰河村的花圈被支持者们踩得粉碎。

  与此同时,卢武铉的支持者们正在将卢武铉死亡事件引向政治层面。发言人表示:“是谁,是什么,为什么让前总统遭遇如此悲剧?国民和历史将会证明。”现任最高委员、卢武铉的最亲近助手安熙正愤怒指责说:“我们未能守护住真实,所有的调查机关和媒体将卢武铉总统变成了坏人。难道这就是李明博政府、检方希望看到的结果吗?”

  卢武铉的自杀令韩国政坛高度紧张,认为卢突然逝世对政局影响“不可预测”,具体走向取决于韩国国民如何接受前总统逝世事件。很多人担心一场针对现政府的大规模烛光示威运动正在酝酿。

  与韩国政治生态格格不入的性格特点,造成了他与传统势力和既得利益者强烈的碰撞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一直以清廉自诩的韩国前总统卢武铉23日以跳崖自杀这种极端的方式来面对自己备受困扰的受贿丑闻。纵观这位悲情总统的一生,不乏得意、风光之时,但更多的是充满了碰撞、矛盾、冲突。

  在当总统前,他唯一的内阁经历就是在金大钟当总统的时候出任过海洋水产部长官。除此之外,他的从政生涯里另一个闪光点恐怕就是他在国会参与的对前总统全斗焕的腐败案调查。凡是在做有关卢武铉专题节目的时候,韩国各大电视台必然会播放当年卢武铉在国会内言辞激烈、毫不留情质问全斗焕的画面。

  借着反美风潮、借助着人们希望有新人、新形象、新政治而上台,那时的卢武铉真是春风得意马蹄急啊。

  他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直率、理想主义和平民化。这几个与韩国政治生态格格不入的性格特点,造成了他与传统势力和既得利益者强烈的碰撞,竟成了首个在任内遭遇弹劾的韩国总统,也最终竟开创了历任总统中首个以自杀方式结束生命的先例。

  他的直率和直言被人认为是“没有城府”、“没个总统的样子”。2004年被弹劾前,他经常在公开的场合发表挑战既有势力的露骨言论。印象中每次他人前“失言”后,青瓦台的秘书过后总是要急着现身为他打圆场,做解释性工作。但他还是喜欢跟人PK,喜欢辩论,希望打破常规,主动出击。

  韩国政坛对媒体又宠又敬,但他偏不,不仅数度在公开场合大批韩国有权有势的媒体误解他的政策,最终还把韩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朝鲜日报》告上了法庭。最后竟下令不许《朝鲜日报》的记者进入青瓦台记者室访问。

  在政治斗争中,他喜欢主动出击。在他的老本营新千年距他的急先锋式的改革需求越来越远的时候,他竟然公然地支持郑东泳拉出一队人马新组成开放,并退出了新千年,成了个无党派总统。这在国会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新千年与昔日的敌人大国家党联手发起了对卢武铉的弹劾。

  卢武铉是个有抱负的人,他赢得了很多人的尊重,但是却触动了那些韩国社会固有的政治文化和“潜规则”。

  大概是太痛恨韩国政治和经济生活中的弊病,他上任后大力推行这两个领域内的改革,有此措施因为太超越于现实,而被冠以“理想化”的帽子。

  他曾提出拿韩国巨型企业开刀,转而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最终达到经济均衡发展、财富不再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的目标。虽然这一措施受到老百姓的支持,然而,这些大企业在韩国经营几十年,在政治势力中早已盘根错节,在经济生活中又把持了最具增长点的部门,想动这块奶酪,是何等容易啊!最终卢武铉不得不面对经济增长放缓的现实,把暴风骤雨式的改革理想放在一边。

  另一个曾闹得沸沸扬扬的迁都提议,更是不得人心。政界、商界和普通百姓觉得此提议是劳民伤财。其实卢武铉用心可谓良苦,他是不满首都经济圈的经济总量在韩国经济比重中超过一半的现实,梦想让全国人民都富起来。结果这个提议也在巨大的反对声中悄无声息地退出了人们的视野。

  作为一个“草根总统”,他的平民化倾向一直伴随着他。在任时,他总是时不时地表露出对青瓦台生活的不适应。也许是任上推行的改革一个又一个草草收场让他心灰意冷,卸任前他就表示自己要解甲归田,回老家不再过问政治,一心养老。

  卢武铉直到死前也一直否认自己收取贿赂,随着他的去世,对他的调查也宣告结束。这里谁是谁非也许永远也搞不清楚。人们可能奇怪,这样一个曾经为了理想和抱负不惜一切的人怎么会选择走上这样的归宿?

  也许他的直率性格、理想化的人生态度和平民化的作风导致了他对自己的处境的极端评估,他无法容忍自己所面临的处境。当年叫板在野党就自己的政策和人气举行全面公投,寻求民意支持的卢武铉,这次同样把自己豁出去了。斯人已去,而他给韩国社会所带来的震动才刚刚开始。(作者系本报前驻首尔记者)国际先驱导报